即时新闻:
出入境

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压力

2012年05月14日 14:02    来源:济南时报   作者:魏一帆(美国)   


  对于中国人如何看待自身,在中国居住较长时间的外国人也常疑惑。在中国人想呈现的印象和居住在中国的外国人得到的信息和经历之间,经常有一股张力。

  这是几位长期居住在中国的外国人眼中的中国人,他们谈到了对中国社会的看法,中国人的精神生活与信任,以及爱情的概念。

  克利斯·卡理(美国):面子经济

  面子在每个国家都十分重要,不过,我们经常用不同的词汇来描述,如荣誉和尊严,使外国人困惑的是中国的“面子经济”。

  “我知道如果我不向学生证明我自己,我将会遭遇所谓的‘五千年历史的演讲’。”克利斯·卡理说道。克利斯现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专业任教,29岁的他已在中国生活了7年。

  面子在每个国家都十分重要,甚至是在美国亦如此。不过,我们经常用不同的词汇来描述,如荣誉和尊严,使外国人困惑的是中国的“面子经济”。

  比如,武汉政府揭露了“海南毒豇豆”事件,这很可能会挽救百姓生命,但是生产豇豆的公司的领导却抱怨说“特别的不理解”和武汉“太不够朋友”。

  而当西方人盲目地批评中国时,克利斯·卡理这样的人会站在中国人的角度去向他们解释西藏问题这一类事件。“美国在针对中国的言论中很少指出,尽管在人民富起来的同时造成了不平等,但是在近30年内中国使4亿人摆脱贫困。”他说。

  也许最有助于让没有经历过饥饿的西方人理解中国的元素就是贫穷。中国媒体不断对外展示中国的技术成就和发展的景象,这导致了外国人很难把握现代中国所面临的挑战。

  克利斯曾陪同几个美国朋友游览中国,并希望他们对中国有全面的理解,所以他除了带他们去一些发达地区游览外,还想参观至少一个非常贫穷的地区,但他的中国朋友对此强烈反对。“他们只想让我理解他们想让我们理解的事。”他说,“换句话说,他们想要外国人看到经济发展,想要他们看浦东和长城,但不想让他们知道在20年以后中国还会有三到四百万单身男性。”

  乔纳森·勒克特曼(美国):房子给予的安全感

  有一件让我绞尽脑汁的事,就是中国人买房子的欲望就像一个坚定的信仰———如果你没有房子,你就完蛋了。

  乔纳森对当代中国文化的一个批评是购房压力。“最近有一件让我绞尽脑汁的事,就是中国人买房子的欲望就像一个坚定的信仰———如果你没有房子,你就完蛋了。”他说,“对我来说,这种压力完全是不必要的。”乔纳森说,如果一半80后打算等10年购房,那需求量也会减少很多,而且要改变“只有房主才可以结婚”的想法。

  对我来说,这非常合情合理。在美国,两口子结婚时租房很普遍,只有40%的美国人在35岁以后买房子。美国人没有中国人那样的购房社会压力,因为我们稳定感的来源不一样。

  不过,美国并不是一直这样。其实,跟中国类似,美国早期,男人也需要房子才结婚,但因为社会的安全感加强了,人们的心态也变了。

  尽管如此,房子成为目前中国人主要安全感来源的概念还是令乔纳森难以理解。

  乔纳森的女友指出西方人可以更独立思考,而在中国,社会价值取向对个人的影响很大,但乔纳森坚持认为,他是对的。“你没有身处其境,因此你永远都不懂,”她说,“一定要买房子的人在用大脑中感性的部分去思考,而不是用逻辑部分。”

  马修斯·厄纳吉(尼日利亚):经济和精神数据的不平衡

  在检查和比较中国经济和精神方面的数据后,我不理解这种不平衡。“我告诉中国人,在尼日利亚,你几乎听不见有人自杀的消息。自杀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很快乐。我们喜欢生活,也享受生活。”马修斯·厄纳吉说。来自尼日利亚的他是中国农业大学的博士研究生。

  “我觉得中国是一个机会之地,这最吸引我。”外国人来中国的主要原因之一的确是由于近几十年非凡的经济发展。但对信仰基督教的马修斯来说,这也是一场跟中国同学、同行的精神旅行,他尽量理解他们所居住的精神和心理风景。“他们信赖男友或女友。吃饭、上课、看电影、上网等是他们主要的活动,”他说,“不过,他们似乎挂念父母不如挂念伴侣那么多。”也许这要看跟父母的个人关系,但据我在中国的经验,无论是父母还是朋友,人们常常没有足够的情绪发泄途径。

  “尽管我算陌生人,但中国学生和熟人曾告诉我最私人的秘密,认为没有别人可以信任。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在一个以亲密家庭关系为自豪的文化中却有那么多情绪的压力。”

  透明的问题就是信任的问题,对一些西方人来说,家人隐藏那些可能引起心理伤害的消息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在很多西方文化中,谎言将引起最大的伤害。

  中国人向我们表示对宗教的兴趣,似乎寻找情绪的解放,马修斯和我这样的外国人都不惊讶。

  马修斯说,在尼日利亚,他常常参与祷告聚会和查经会,大家彼此倾诉自己的困难,尽量互相扶持。

  近半世纪以来,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在尼日利亚发展非常快,跟大多非洲国家一样。“中国似乎只对贸易开放了,却很少关注精神发展。”在家乡就任经济讲师的马修斯说,在检查和比较经济和精神方面的数据后,他不理解这种不平衡。

  他跟我讲了一个故事,有一个姑娘在校园里哭着,马修斯看到了她,就前去安慰,他担心她的安全。“我在这里遇到很多有感情或心理问题的人,很容易导致更大的问题。”他说,“如果没有人去跟她说话,不关注她,也许她最终就跑到屋顶跳下来。”

  何塞·玛利亚·瓦兰翠拉(墨西哥)和吉纳·卡瓦耶罗(哥伦比亚):实际的爱情观

  对大多外国人来说,中国人的爱情观过于实际。

  令吉纳难以理解的是中国家庭的压力和人们对爱情的态度,“一些中国女人只要一般的工作和家庭,就好像在完成计划中的目标。”不少来中国的单身外国人感到在他们祖国所没有受到的压力。中国人喜欢问婚姻状况,说这仅仅是一种客气,但对于30岁以上的人,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这种“客气”通常有被论断的感觉,似乎许多中国人认为一直耐心等候满意的爱情和充实的关系不如尽早有“稳定的生活”。

  敢于出国旅行的西方人的稳定感来自自信心、家人的支持以及相信如果个人失败,社会还有一张安全网给予保障的信念。



责任编辑:周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