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出入境
出入境  >  编辑推荐 > 正文

奥朗德 风流人物风景这边独好

2014年01月16日 10:01    来源:百度百家   作者:陶短房   

奥朗德和绯闻女友 图片来自网络
奥朗德和绯闻女友 图片来自网络

儒雅的肯尼迪虽有娇妻,但是身边从来不乏美女
儒雅的肯尼迪虽有娇妻,但是身边从来不乏美女


  1月10日,法国小有名气的八卦杂志Closer图文并茂地刊出一对绯闻男女的风流花边,这对男女不是别人,男的是现任法国总理、社会党人弗朗索瓦.奥朗德,女的则是著名娱乐明星、被戏称为“奥朗德封面女郎”的朱丽.加耶。捅破这层窗户纸的,则是专事刺探名人隐私的“拍拍垃圾”——独立摄影记者塞巴斯蒂安.瓦利埃拉。

  没有比此时此刻曝光绯闻,更让奥朗德尴尬的了:由于内政、外交乏善可陈,上任仅18个月的他,支持率一度逼近个位数,创下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总统任上支持率最低的纪录;1月14日,他要出席一次重要的新闻发布会,会上要推出关键性的经济改革纲领;2月11日,他将动身前往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按照八卦媒体的说法,他的正式女友瓦莱丽.特里维埃勒已“气得住院”,人们一度担心,14日的新闻发布会,绯闻会喧宾夺主,抢走本应属于改革纲领的重头戏;人们更担心,“女友事件”会把奥朗德的美国之行弄到一团糟,甚至开始纷纷议论,倘特里维埃勒“罢工”,奥朗德究竟该选谁当“临时第一夫人”同行,才不致过分失礼。

  不过事情看上去并不像外国八卦传媒、尤其自13日起纷纷加入“打酱油”行列的英国小报所哄传得那样失控:被认为最可能借题发挥的主要反对党、右翼的人民运动联盟中,固有原国务秘书皮埃尔.勒鲁什等人“总统无隐私”、要求穷追猛打的,但更响亮的,却是如前外长、现任波尔多市长阿兰.朱佩“总统也是人、也有私生活保密权利”的温和性意见;民意也同样“温柔”,根据1月12日IFOP/JDD民调,84%的法国人不会因丑闻改变对奥朗德的看法,而OpinionWay同日民调甚至显示,曝出绯闻的奥朗德,其民调支持率居然还略有回升。

  曾有一句著名的政治格言称,人无完人,但选举政治的特质,却会促使整个社会以完人的标准,去苛求政治家的私生活。在大西洋对岸的美国,建国200多年里离过婚的总统仅里根一位(且是在当演员而非总统时离的婚),个别有“风流韵事”的总统要么事发在从政之前(如艾森豪威尔二战时和女秘书的情史,和近期几位总统所谓“年少轻狂之事”),要么百般隐瞒讳莫如深(如肯尼迪诸多“事出有因、查无实据”的情史,和富兰克林.罗斯福与露西.默瑟.拉瑟弗德等人的地下情等),克林顿闹出“拉链门”,原本不错的公关形象就此一落千丈,险些“不得政治善终”,曾当过2004年美国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的约翰尼.里德.爱德华兹2008年被小报《国家问讯》曝光和助选阵营女摄影师利耶尔.亨特偷情并生下一个私生女,事发后虽百般掩饰,甚至不惜让助手安德鲁.扬顶缸,却仍被媒体、公众和政治对手穷追猛打,最终在2010年初“坦白”,政治生涯从此黯淡。

  反观法国,情形却大相径庭:第五共和国成立至今,不过半个世纪多一点,确信有“小三”甚至更多情妇的总统、总理,就有埃德加.富尔、弗朗索瓦.密特朗、雅克.希拉克等一长串,个个是大名鼎鼎的人物,私情板上钉钉,无可抵赖,却照旧生荣死哀,受到肯定、推崇。上任总统萨科齐不仅开创了第五共和国总统任上离婚、任上幽会的“纪录”,更因新第一夫人布吕尼的歌星身份和复杂婚恋史,一度成为外国八卦媒体的“宠儿”,他手下的部长们也“乖乖不得了”,如曾任司法部长的达蒂,任上产子,却连孩子生父是谁都“暂时保密”。

  奥朗德本人虽然给人感觉有些“闷”,既往罗曼史同样不同寻常:有过至少3个正式、公开女友,第二任女友赛戈莱娜.罗亚尔是法国社会党要员、前总统候选人,和他同居30年,生育四名子女,却始终未曾走入结婚殿堂;现任女好友特里维埃勒原是政治记者,和他同样是同居关系,这也使奥朗德成为第五共和国首位没有第一夫人、只有“第一女友”的总统,在国际上也算一件“新生事物”。

  正如一位欲热炒奥朗德八卦却始终不得要领的英国小报记者在法国《世界报》上的吐槽,奥朗德“奥朗德不过是一串法国好色政客中最新的一个”,法国人对此早已充分“免疫”,见怪不怪,又何来杀伤力?

  美国公众对政治家私生活挑剔、苛刻,和这个年轻国家建国之初的清教徒背景有很大关系。和外人普遍想象得不同,美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社会风气并非偏开放、而是偏保守,在欧洲早就见怪不怪的同性恋婚姻,在美国的“松绑”过程既艰难又漫长,历史上美国曾经掀起过全社会的禁酒风潮,好莱坞大片里一度“干干净净”、克己复礼到没有丝毫“不规矩”的亲昵镜头……尽管这种清教徒风气随着60-70年代的颠覆之风,如今在普通人中已变得淡薄,但“政治家就该是道德完人”的思维定式,却潜移默化地延续下来,并因选举、党争需要和媒体、网络的发达而被放大。的确,个别政治强人也有“瞒天过海”的,如富兰克林.罗斯福就是,但正因为有这样的先例,后来人才会更加警惕、挑剔,以免再出现下一个效仿者,一如罗斯福四次当选总统后,美国国会就匆忙将总统任期限死为两届同样的道理。

  在欧洲则不同。根深蒂固的宫廷传统,文艺复兴的自由风气,让“政治家也有隐私”的理念为社会广泛认同,男女绯闻更多被认为是你情我愿的私事,只要不过分、不影响政务,就没人愿意多事。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风流成性,但影响其在国内支持率的并非桃色新闻,而是政绩,正因如此,经济衰退前他宛如“不死鸟”,经济滑坡后才再无昔日风光;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斯特劳斯.卡恩则是在美国被人抓住绯闻把柄,且接受司法调查期间一再“顶风作案”,让好面子的法国人觉得“丢人丢到外面”,才从总统候选最大热门一落千丈,变成政治弃儿的。奥朗德此次的事虽然“生猛火爆”,毕竟是关起门来的私事,法国人的本能反应,通常是认为“拍拍垃圾”过分,或爱丽舍宫安保失职,而对奥朗德和两位绯闻女主角则反倒不为已甚。1994年11月3日《巴黎竞技画报》偷拍并发表前总统密特朗和私生女照片,虽然后来证明“事实清楚、证据明白”,但法国公众的同情却普遍站在密特朗、尤其私生女一边,密特朗病逝后私生女公然出席葬礼,法国人也不以为忤,倘是在美国,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反对党不为已甚也并非单纯网开一面。首先,如前所述,法国社会风气如此,政治家绯闻杀伤力本就有限;其次,人民运动联盟并非没用过“杀招”,江湖传闻,卡恩事件就和萨科齐暗中“使坏”不无关系,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杀招”虽砍翻卡恩,同样风流多情的萨科齐及其团队也未落到什么好,反被连婚都没结过就有了4个子女的奥朗德渔翁得利。既然此招不灵,且自身也未必没有类似风险,还是不多事为好。

  不仅如此,正如许多分析家所指出的,奥朗德内政、外交和社会改革等领域昏招迭出,支持率早已跌无可跌。前面提到其传出绯闻后支持率居然反弹,一些媒体也调侃认为,是因为原先大家早已忘记这位总统大人,绯闻至少能让一些人好歹想起他(事实上“小幅反弹”后,其12日OpinionWay民调支持率也不过24%)。既然仅从政绩上抨击奥朗德已足够让他难堪,又何必节外生枝呢?

  此外,英国八卦小报迫不及待地介入和幸灾乐祸,也在客观上帮了倒忙——凡是英国人喜闻乐见的,法国人就偏不配合,反之亦然,这已是14世纪英法百年战争以来,这对冤家对头间心照不宣的互动常态了。

  目前看,最大的受益者莫过于率先爆料的Closer杂志:经济传媒《回声报》总结称,原本根据OJD调查,法国付费杂志发行量2013年继续萎缩,以Closer为例,2011年平均每期销量443000份,2012年是390000份,2013年头九个月只有336500份,而2009年以前每期都能卖500000份以上。“奥朗德绯闻”一出,当期杂志顷刻间卖到脱销,以至于杂志社不得不临时加印,最终销量估计可达600000份以上,而10日当天杂志官网的访问量,更达到平日的8倍有余,从这点上,说奥朗德是八卦杂志的大救星,半点也不过分。

责任编辑:张凯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